黑玛亚时尚 注册 / 登录 购物车(0)
公司简介 公司动态 商城 形象设计 生活慧 设计师搭配 黑玛亚花园 美丽见证 图书馆 博物馆
 
首页 > 玛亚手记 > 天堂电影院|伊沃不喜欢告别 2020-08-01
作者:黑玛亚 来源:maia's
天堂电影院|伊沃不喜欢告别

编者按:

“爱电影的女人也是爱生活的女人……我们可以从一部好电影中发现这个世界的博大,扩张我们的境界,看到未曾见过的风景……”

第98期天堂电影院,玛亚老师带来的影评来自爱沙尼亚电影《金橘》。仇恨,是时代的毒药;自以为义,则使情绪成为掌控,让人看不清真相,被私欲蒙蔽……今天,透过玛亚老师的文字,让我们在光影的世界里,去思索混乱与伤痛背后的启示,寻找其中诞生的真理和温热……

如果我说这是一部精致的电影,我相信爱电影的人不会反对。不过物质的精致无法与电影艺术的精致相提并论,《金橘》的精致与物质完全无关,并且它不动声色的精致,使我体会出内心的生痛时影片已经结束了,只剩下失语的默然……真正精致的电影就是有令震撼滞后的效果,是透过视觉摇醒灵魂的看见。

我是在2020年6月看的《金橘》,最初特别在意里面的每一抹绿色、每一道阳光、静静的晨曦、孤独的炊烟、冷空气里的白色呼吸……虽然,深圳的阳光和绿色都极丰富,但影片里寂寥中的每一丝生机,都呈现出毁灭前的弥足珍贵,也仿佛,那一切并不遥远、也不陌生。

直到此刻,我也并不清楚阿布哈兹和爱沙尼亚是不是同属一个国家?格鲁吉亚和爱沙尼亚有何冤仇?车臣到底充当了什么角色?一场不穿军装打仗的战争,就那样蔓延到伊沃的家门口,车臣人和格鲁吉亚人短兵相接,横尸在橘子园外绿茵茵的小陡坡旁,那是伊沃的邻居马格斯的橘子园。这两个男人是紧邻,一个不愿离开故土、一个不忍抛弃橘园……于是,他们发现了躺在地上受重伤的艾哈迈德,一个气焰不小的穆斯林。当日早上,他曾和自己的战友易木拉欣向伊沃要过食物。伊沃毫不犹豫地收留了重创中的艾哈迈德,并承诺会为他找医生。

伊沃和马格斯挖了一个很方正的大坟墓,把交战而死的士兵搬了进去,白日真枪实弹对战的仇敌,在夜色中紧挨着整齐地躺在一起,喘着气的伊沃和马格斯谈论着坟墓里的一个格鲁吉亚人说:“……单纯的孩子。”我很诧异马格斯发现那单纯的孩子动弹了一下时,竟然毫无惊骇,生与死的界线似乎没有恐惧、也不明显,这两个男人把奄奄一息的格鲁吉亚人抬回了伊沃的家……

我喜欢伊沃简朴的家,几乎能感受到进屋后的温暖,铁炉灶里红彤彤的柴火、门窗上的白色蕾丝帘子,都遗留着天伦之乐的痕迹,伊沃拿每样东西都那么从容准确,面包、杯子、茶叶、牛皮纸……可见,这里曾经安居着一户完整的家庭、有着规矩平和的人生,那人生赋予了伊沃某种真实的威严,只要他在那个家里,他就是不折不扣的权威,每当闯入者拿着镜框询问有关他美丽孙女的一切时,他总是威严地拒绝告知……现在,伊沃要在这个家接待战争双方的伤兵——车臣的艾哈迈德和格鲁吉亚人尼卡。

其实,只有伊沃这样的男人才有可能实现这样的接待,完全接纳、但毅然捍卫……

“谁,易卜拉欣吗?”躺在床上的艾哈迈德看见救命恩人又抬了人进来时问,那是他战友的名字,也是他的发小……接着,他立刻嚷嚷要杀了格鲁吉亚人,伊沃严厉地警告艾哈迈德在他的家里不可杀人,艾哈迈德承诺只要格鲁吉亚人不走出伊沃的家他就不开杀戒。

医生来了,医好了艾哈迈德也抢救回了尼卡。之后,有影片最轻松的一幕,伊沃、马格斯、医生尤翰齐心合力把格鲁吉亚人的车推下了山谷,因为窝藏格鲁吉亚士兵也会被杀,老医生失望地说:“我以为它会爆炸。”马格斯说:“它们在电影里会爆炸。”伊沃说:“电影都是骗人的。”山崖边三个男人,像孩子般的背影,让人忍俊不住……莫名其妙的战火啊,何忍灼伤这样的生命?!然而,这个憨态可掬的细节,最终还是成为悲剧的伏笔。

事实上,这故事从一开始就弥漫着悲剧的张力,只是你不知道枪声和死亡何时响起、何时来临,因为暴乱有根源,却不按逻辑推演。

“谢谢,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。”格鲁吉亚人醒来后对伊沃说。

“那混蛋醒了吗?”穆斯林躺在床上挑衅,“无论如何我要杀了他。”

“如果你想做这事,你必须先杀了我。”那天夜里,伊沃冷冷地对艾哈迈德说。

“我的衣服很适合你。”伊沃扶住初愈后晕眩的艾哈迈德说,是安慰,也有欣慰……

“我再次道歉,收回不好的话。”艾哈迈德对伊沃说,“你把我的朋友埋了吗?”艾哈迈德对朋友的死亡有一种执着。因此,当他和尼卡都能出现在伊沃的客厅里时,就像两枚一触即发的地雷,你不禁要问深谙世事的伊沃为何要自取这拔刃张弩的险情?用人道主义解释太肤浅,面对人性之恶引发的战争,只有超越人性的深奥才能托住这一切。

面对仇敌双方,伊沃总给予同样的热茶、水煮蛋、面包和汤,在同样的食物和不偏待的包容照顾里,艾哈迈德和尼卡从冲突、讥诮、挑剔到好奇、摸索,伊沃的家无声无息地滋养着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,一个是为好报酬带着发小当了雇佣兵,另一个则是瞒着可怜的寡母出征的独子……终于,他们都在伊沃简单的餐桌旁放松了下来,一杯又一杯的热茶使他们的心从对伊沃的感激里渐渐回暖,阿布哈兹人的出现,使他们得到了一个联手保护伊沃的机会——“他是我的朋友易卜拉欣,他受了伤不能说话了。”艾哈迈德为了不暴露伊沃家有个格鲁吉亚人,抢着回答持枪荷弹的阿布哈兹人,他把深交的发小之名给了仇敌尼卡……就像坚冰消融于大地,他心里爱与恨的界限在一个逝者的名字里消解了……不疑有他的阿布哈兹人走了,尼卡第一次走出了家门,伊沃开心地对艾哈迈德说:“尼卡出来了,你还杀他吗?”艾哈迈德笑了,他的笑很满足,但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满足从何而来:放下仇恨能使人重获平安、救助他人能让人深觉快慰。

这天夜里,四个男人在屋外烤羊肉串,艾哈迈德又开始挑衅尼卡,尼卡站起来准备迎战……“够了!我发誓我能救你们俩,也能杀你们俩。”伊沃愤怒地吼住那一对仇敌,“杀了你、杀了你,谁给你们权利的?谁?!”这是伊沃第一次发火。

“战争。”艾哈迈德说。

“笨蛋。”伊沃毫不留情地斥责,但他责备的却又不仅仅是面前的艾哈迈德……

为了缓和气氛,马格斯倒上了酒说:“我们为什么干杯呢?”这个男人总是希翼从乱世里抓住每一丝的正常,安慰自己失常的人生……

“为死亡。”伊沃说。

“对不起,伊沃,不会再发生了,奉真主之名。”当艾哈迈德以他认知中最高的权势声明这个誓言时,一种真正神圣的力量已悄然胜过了他的真主……

“我不能为死亡干杯。”马格斯说。

“这有什么关系,在这儿或那儿,你们康复之后,又回到战争里,继续屠杀……和你们坐同一张桌子是愚蠢的。”伊沃似乎陷入某种绝望的愤怒里,但要到最后你才明白他所怒为何。

“我为生活干杯,我不能为死亡喝……”马格斯认真地说,举起了杯子。

“我提议为死亡……”伊沃固执地坚持。

尼卡和艾哈迈德羞愧地低下了头,他们真切地感受到伊沃对杀戮的憎恶……突然,炮弹如飞来横祸点燃了马格斯的屋子,四个男人站在烈焰旁计无所出……影片的发力从这个夜晚开始一直向上,到结局时直达巅峰!

次日,这四个男人只有两个活了下来;但这四个男人在生死诀别之前达成了完全的和解。

先是清晨,马格斯拒绝了艾哈迈德善意的支助,理由是他的钱来路不好;然后是艾哈迈德责备格鲁吉亚人杀了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人,但是尼卡主动道歉,表示对不起;艾哈迈德为了掩盖被触动的心情要求出去劈柴,走到门口,他回身向尼卡说:“我也很抱歉,你的战友也死了。”轻轻关上了门……伊沃责备马格斯不该拒绝艾哈迈德的支助,“他是真心的。”马格斯接受了伊沃的责备,去院子里帮艾哈迈德劈柴……剩下伊沃和尼卡聊家常,尼卡说自己原本是个舞台演员,伊沃鼓励他回到舞台,说以后会跟艾哈迈德去为他鼓掌,并告诉他自己的孙女名叫玛丽,他们笑得那么开心,使得他们的脸都不像他们了……就在这时,一群在山谷里发现坠车的车臣人来了,揪住院子里的艾哈迈德不放,非说他是格鲁吉亚人,并且宣布要就地枪决他,在车臣人举起枪之前,尼卡的冲锋枪响了,他救了艾哈迈德,但交锋中马格斯中枪倒地,车臣人也全军覆没……尼卡走向院外,却被冷枪击毙……艾哈迈德奔过来时,尼卡已无气息。

影片回到最初的镜头,是那只在电圆锯前锯木板的手,伊沃的手又在劳作了,只是,开头锯的是橘子木条箱板,最后锯的是马格斯和尼卡的棺木……

伊沃靠着橘树坐在马格斯的橘园里,等拍平坟头的艾哈迈德,把十字架插在马格斯的坟上;然后带着艾哈迈德去葬埋尼卡——在美丽的海边,他自己儿子的墓旁……艾哈迈德这时才知道,伊沃的儿子在战争刚爆发时就被格鲁吉亚人杀死了……“他说为了保护我们的土地而战,这不是任何人的战争,他不听……”伊沃缓缓地说。

“所以,是格鲁吉亚人杀了他。”艾哈迈德说。

“这有何区别?”

“你在你儿子身边埋葬了格鲁吉亚人。”

“艾哈迈德,这有什么区别?回答我!”伊沃有些强硬,但这是多么圣洁而又威严的提问!

“没有什么区别。”半晌,艾哈迈德答到,并且他笑了,他终于领受了从未明白的启示,降服于这教化。“伊沃,要是死的是我,你会把我葬在你儿子身边吗?”听起来有些孩子气的嫉妒,伊沃那趋近神性的父爱,使艾哈迈德荒蛮的生命折服、觉醒。

“会的,但是稍微远点。”伊沃笑了,艾哈迈德也笑了,他们都很满足。

“我不知怎么感谢你。”艾哈迈德把额头放在伊沃的肩头,比一秒钟还短……不给人煽情的契机,却留下久久不散的深情回味……

“走吧,我不喜欢告别。”伊沃说,他面对大海,只是下意识地回头朝艾哈迈德挥了一下手,又转向了大海……儿子的墓前,他品尝过多少次告别的伤痛啊。

在那一刻,我想起伊沃曾对马格斯说:“找找他们口袋里有无证件,他们的亲属会来找……”

伊沃,也曾经寻找过儿子的尸身,他用为父之心待尼卡和艾哈迈德,在你死我活的战乱之中,他眼里人人都只不过是父母的孩子,在那一场混乱的战争里,伊沃虽痛失爱子,却为人赢回了更多的儿子,他是这场战争的得胜者……远处,上路回家的艾哈迈德拿出了尼卡的遗物,一盒卡带,他将它放入播放器中,让尼卡所爱的音乐伴他同行……

罪欲,一直在孕育着混乱与暴动……世界已险象环生,倘若有一天战乱来临,愿我们都像伊沃——憎恶该憎恶的,捍卫该捍卫的,守住我们的家园,赢回我们的儿女!


【罗12:2】不要效法这个世界,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,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、纯全、可喜悦的旨意。

【约叁1:11】亲爱的兄弟啊,不要效法恶,只要效法善。行善的属乎神,行恶的未曾见过神。


本文所用图片来源于网络,

如侵害了您的权益,我们将即刻删除



联系我们     常见问答     法律声明     用户协议
@maias.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 备案号:粤ICP备09095820号-1
Sally
Rut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