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玛亚时尚 注册 / 登录 购物车(0)
公司简介 公司动态 商城 形象设计 生活慧 设计师搭配 黑玛亚花园 美丽见证 图书馆 博物馆
 
首页 > 玛亚手记 > 我们是一,让世界充满爱 2020-02-24
作者:黑玛亚 来源:maia's
我们是一,让世界充满爱

编者按

疫情,使这个假期很不寻常,无论我们在哪里,都要面对这个事实。在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里,玛亚老师和家人一起去英国旅行,这趟旅行也变得不同寻常……“这是第一次,我出国了却归心似箭。”让我们跟随玛亚老师的文字,拥抱生命中真实的爱与温暖……追求真爱,才能越挫越勇地去爱!


只有一个地球,只有一个人类,我们共同享用同一个太阳、同一个月亮、我们在同一个星空下繁衍后代,我们是不可分割的一!我们不仅对地球负有爱的责任,也对彼此有爱的责任!


第一天

“36号,是这里。”

我和先生、儿子,站在伦敦的夜色里,按照乔安娜给的密码打开了花园门,黑暗中摸索着寻觅另一个密码盒,终于取到36号的钥匙,进了家门。那一刻就像摸到了英国古老的铁艺文化,精致、冰冷。

两个卧室、一个走道、一个小厨房、一个卫浴,这是我们的活动范围。跟网上的照片没有落差,有艺术气质、有细节、温馨;儿子的床很小但房间很大,通向花园;我和先生的床很大但房间小,卫浴在我们房间里。理科生闷声闷气地说:“以后订房一定要记得卫浴的事。”我用愉悦的语气说:“我很满意,住起来像家。”他叹了口气说:“你满意就好。”当时决定要这套房是因为我和儿子都看中了,先生说我们负责审美,他负责住处的交通是否便利,我们都不喜欢住酒店,喜欢民宿或B&B。因为上一年的春节没休息好,决定今年春节要出门休假,两个月前定了来英国。在年底最累的日子,我总是让自己想象着假期,在预支惬意中放松……

第二天

躺下很快就睡着了,天还漆黑便醒来,轻轻翻好身对着墙,静静地开始祷告,睡意全无,心里开始火热……有力量一丝丝生出来……带着喜乐,平安充满了整颗心……天光从窗帘两侧渗进来,早安,伦敦!

我们拿出行程内容,决定第一天就去莱伊小镇,离伦敦不远,那里有12世纪的老教堂,去国王车站坐火车。

怎么去车站?步行两票,坐车一票,路上在一个咖啡店里吃早餐,我要了一个司康饼,一壶茶。这么磨蹭着,走到国王车站发现已经中午了。理科生对步行来车站是不合理的做了几分钟情词意切的演讲,我们倾听着,直到车站丰富的三文治把他吸引走。

在莱伊小镇下车的人很少,只有我们一家是中国人,天气突然变得非常寒冷,海风从四面八方往我的风衣里钻,有股晕眩突然抓住头顶,我感到地面开始倾斜……在那个12世纪老教堂里,先生转告我突然收到的代祷信息,一位老爷爷急诊入院,爱他的孙女恳求代祷,我冲出教堂,在一棵树下,拿出拎包里的一个塑胶袋罩在脸上开始呕吐……天下着雨,空无一人,旁边有超大垃圾箱,真好。我后悔,吃了飞机上那美味的冰淇淋,吃到半颗,腰腹就被一阵瘆人的寒气缠住……回到教堂,我找到理科生和儿子,说我要祷告,不跟他们去教堂的塔顶了。我坐在那里,十指紧紧交握,为中国的老爷爷祷告……教堂巨大的钟摆,仿佛在提醒每个人,时间并不多了……祷告完,身体有些回暖,在教堂里买了一个石头十字架、一个木雕的天使和女童、一条银项链,准备带回去给三个不同年龄的女孩。从塔顶回来的他俩兴致勃勃的,真好,我平静地说:“可以走了。”

12世纪的老教堂里有一个钟摆好像从天而降,仿佛正威严地告示:“时间不多了……”

雨越下越大,我们只有一把伞,整个小镇好像就我们仨了,在教堂附近的tea room喝了下午茶,坐在炉火熊熊的壁炉旁,三个人轮番要求和红彤彤的火苗合影。很想喝碗热汤,没有,那就热茶吧。tea room是四个老太太在服务,说起话来眉飞色舞,他俩又多加了份三文治,看他们胃口好,真让我感恩。

回车站的路上,经过一个写着“tea house”的屋子,禁不住贴着玻璃窗朝里张望,好舒服的大沙发啊,可以团团坐上十多个人……“嗨,要进来看吗?”一个青年突然掏出钥匙在开门。

“谢谢,你们现在不营业了吧?”

“哦,这是我们的家,不是店……但你们可以进来看。”青年人真挚地笑着,让我感动,进退两难。

很不好意思地走到门口,礼貌地张望了一下,里面出来一位女士,笑盈盈地点头,估计是青年人的母亲,“非常感谢,你们的家太美了。”

母子二人笑着接受赞美……再见,莱伊,我还没有完全看懂你,但我会永远记住你对我们敞开了家门。

 

第三天

仍旧很早醒来,开始祷告……直到妥帖交托万事,直到下载了喜乐与平安……起床就总是开心的,仿佛有无数美事等着我。

我们今天去剑桥。

儿子靠着车窗睡着了,理科生皱着眉头看手机。

“你在看什么?”出发那天,我的手机也开始休假了。

“新闻。”

“看看外面的风景吧。”

“我想我们要在这里买点口罩。”

我们离开时,家里没有口罩,理科生在药店只买到十几个让我们在飞机上用,现在还剩三个。

“已经请人买了五十个给爸爸送去了。”理科生说,“我让杨姐不要带达西出小区。”

“有这么严重吗?”我说。

理科生抬起脸,深深地点头。

我们离开时是年初二,年夜饭那天家里有19个人,虽然有人提醒别办年夜饭了,但我没有丝毫的犹豫,很多年了,我们家的年夜饭都是20人左右,没成家的、落单的、家里人口少的、都被我们邀请来吃年夜饭,每一年都开心不已……今年年夜饭,大家吃得酣畅淋漓,最后人人坦诚:“我一天都没吃什么,就等晚上这一餐。”吃了几年,大家终于记住教训了,尽最大可能留出空间!今年几乎没有剩菜,而且所有热腾腾的水饺,竟然也都一扫而光;最后,喝着热茶,吃着零食,已婚的开始“教训”未婚青年……突然,我好想家!

剑桥到了。中国人突然多起来,但是,却不解乡愁,因为,他们的眼睛不与我的双眼相遇。

那我就好好欣赏剑桥吧,从博物馆出来,发现剑桥人有个好玩的特点,喜欢在独行中自言自语,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……

在圣人殉道教堂,我们分开坐下,祷告。我为剑桥的学子、为剑桥的中国学子献上祷告,愿他们都能成为世界的祝福、未来的祝福……我为他们向上主感恩,泪水充满了眼眶——上主,感谢你让剑桥诞生了那么多与你心意对齐的伟大的生命,求你赐福,让你的心意继续有人来对齐,赐福更多的心灵渴慕伟大的命运而不仅是成功的人生,赐福更多中国的孩子,能有伟大的异象和胸怀,让他们成为世界的祝福……愿那掉落在剑桥土地上的眼泪,能被上主收纳。

回到住处前,我们去了附近的超市,仿佛又找回了生活似的,晚上理科生做了番茄蛋花汤,真好喝,我喝了两碗,当晚餐。


剑桥圣人殉道教堂

第四天

不到四点,又醒了,直觉有更多事需要祷告……直到一种出人意外的平安临到胸口。

理科生说我们在利物浦订的民宿,被房东无故取消了。再找再订,也被拒,只有订酒店了。

“不,我们不去利物浦了。我们就在伦敦多呆几天。你跟房东续租一下,看看可否。”我很肯定地说。

今天我们去狄更斯故居,大英博物馆,查令十字街84号,塞尔福里奇百货、利伯提老百货。

狄更斯在此只住了两年多,但离开时他已经成为了狄更斯……在这里,他的内心经历了许多

此日三次落泪,一次在去84号的路上,84号已经变成了麦当劳;一次在塞尔福里奇百货对面,一个坐在寒风里的老太太,很明显已经失忆,她甚至忘了乞讨,跟她说什么都听不到……还有一次,是在大英博物馆外,理科生笑得像个孩子,让儿子给他拍照,要求把博物馆与他按各种比例拍进去……而他其实什么都没看到,因为我突然晕眩,他就在休息区一直陪我,一起等儿子,但他拍照时笑得那么满足,让我的眼泪夺眶而出……

乔安娜回邮件答应我们续租,心里好感动。要知道,他们就住在楼上,离我们很近,他们完全有可能像利物浦的房东拒绝我们。

那跟口罩有关的一切,在异国他乡,开始变得真实、清晰、尖锐……

这似乎是想要叫人伤感的一天,但是我不会再准许伤感这样的东西进入我的内心,我的心,已留给恩典,永远。

我让自己带着恩典来看84号和塞尔福里奇百货的全然失落,失败的史鉴又何尝不是对今世的祝福。

在利伯提老百货理科生买到了舒服的鞋,我找到精致的小剪刀要送给身边爱女红的姑娘。

查令十字街84号,从前人们抱着书走出来,现在人们拿着汉堡薯条走出来……

第五天

清晨的祷告,特特地恳求:“……愿我们的出现不会带给任何人不安,愿我们是他人的祝福……”

在西敏教堂祷告了很久,特别有感动为英国王室祷告,愿他们的新一代能成为年轻人的榜样,婚姻幸福的榜样、品格的榜样、正直人生的榜样……愿他们心里刚强,能担负自己的使命……我祷告完起身,理科生还在另一处祷告,看到儿子和教堂里的义工在交流,走过去发现是个年轻的菲律宾女孩,她灿烂地笑着说他们正在做一个“神在说话”的活动,让我们抽经文卡,是她手绘的,我抽到一张:“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,是我路上的光。”女孩很瘦,却笑得总是灿烂,我心里好感动,把领角的胸针风中的雏菊取下来送给了她,她问我们要了名字,说要为我们祷告……唉,她的回礼如此贵重,唯有求神加倍赐福她了。

午餐时,我想喝杯热水,侍应生不仅拿来一壶滚热的水,还特地拿了小碟的白色、棕色不同的方糖给我,他一定困惑白开水怎么会好喝呢?虽然今天喝了丽兹下午茶,但最让我动心的却是那一小碟善良的方糖。

 

那一杯滚热的白水和几块方糖的暖意胜过丽兹下午茶……

第六天

一切照旧的早晨……

喝完自己煮的姜奶茶就可以出发了,他俩吃鸡肉浓汤、三文治。

自从理科生学会了在伦敦叫优步,我们这几天早上出门都是订车代步。

但今天的司机有些特别,我注意到,他把车窗开了一条缝,从我们上车到下车,他与我们没有任何交流,不像其他司机至少会问:“亚伯拉罕叫的车吗?”他连我们的见面问候都不回复……一直用阿拉伯语和朋友通着话,但我还是听懂了两个单词:“武汉”、“mask”,我只有默默祷告,使我们平安抵达,平安分开。他并没有做错什么,我们没有戴口罩,因为伦敦人都不戴口罩。

伦敦的司机基本上都是阿拉伯人或者黑人,黑人一般比较健谈,尤其是年长的。我们曾问过一位黑人司机哪里有口罩买,他想了半天说:“不知道,也许唐人街?”我们笑了。

 

在“二战时的女人”纪念碑前伫立良久……我爱那被纪念的每一个女人的灵魂……

第七天

睡得比刚来时好多了,清晨的祷告仍旧那么甘甜,好感恩。

奶茶都煮好了,汤也做好了,儿子还没起来。

“我起不来,颈椎痛、背痛……你们自己出去吧。”他趴在床上说。

“那我们也不出去了,在家陪他。”理科生说。

儿子要我帮他按摩一下,我用手一点点摸索着,看怎样他会舒服点……按了两个小时,自己出了身汗,儿子的背痛还是没消失,不过他的情绪好了,两人说笑着,百度了一下颈椎痛怎么办,没查到什么有奇效的方法,倒是看到一篇很生动的颈椎病患者写的血泪文章,念给儿子听,两人都笑出了眼泪。儿子说:“把它发给我。”又跟我讨论了一下怎样让睡姿正确。

中午就把超市买的玉米煮了吃了,儿子完全没食欲。

我开始整理箱子,把这些天买的纪念品收拾好,儿子说幸亏不去利物浦,否则刚好就是今天……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时间不早了,我和理科生决定出去散散步,买点食物,出门时刚好遇见女主人乔安娜,她满脸笑容,很自然地向我伸出手来,我们握手。

“你的朋友好吗?他昨天说他头疼。”

“噢,你是说我儿子吗?他头疼好了。”他头不痛了,但我不知怎么说颈椎疼。儿子昨天中午提前叫车回家了,可能回来时遇见了乔安娜。

“那是你儿子,哦,对不起。”

乔安娜的头发很长,绒绒的。

我和理科生经过一家药店,进去问有无口罩,对方摇着头说:“卖光了。”

散步途中休息一下,喜爱这个很多褐色和白色的社区……

又逛了几家小服饰店,我给乔安娜买了一张卡片,也逛了一个很棒的杂货店,进去时看到店员对老板说了什么,他们就用眼睛看我们。我仍大方地跟他们打招呼,坚持微笑。结账时,对方客气地说谢谢。

看看周围的食肆,我们决定吃泰国菜,理科生收到儿子的信息说他饿了,想吃东西,真是好消息,给他点了咖喱饭和鸡块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理科生在回家的路上问我。

“我在想,我们是那家泰国餐厅的第一桌客人,他们为何把我们带到最里面的座位?其实我挺想坐在窗边。”

“这样就没人看到我们了。”

“都怪我们长得不像泰国人。”我笑着说。

回家时发现儿子已经起床,他把外卖都吃了,结果吃完又不舒服了,我又开始给他按摩。

晚上房东家来了很多客人,很大声、很热闹,让我颇为意外。

第八天

晨祷感动如泉涌……中国,在祷告里近得触手可及……

儿子说他可以和我们出门,哈利路亚!我们去牛津。

可惜,儿子最想看的哈利波特的学院到时间关门了,虽然我看到守门的女人让一个外国男孩进去了,不过是几秒钟之前……

在牛津,我总是不断看到时钟,听到时间的长河哗哗作响,有种紧迫在心里催促,仿佛时间流淌的声音随时都会戛然而止……

 

牛津的中国人很多,中国餐馆多得让我吃惊……离开时,我们都想喝点热汤水,就去中国餐馆点了云吞面、上海青。服务生是东北的阿姨,一口东北话,跟我们说个没完,旁边桌的男孩子独自吃着担担面,我问他:“辣吗?”他说:“非常奇怪,一点不辣,别点。”孩子真可爱,走的时候还跟我们再见。我知道,他们都是想家的人……

回程,我上车就请问一个在看书的女孩:“请问这趟车是回伦敦的吗?”因为我们从剑桥回伦敦时上错了车,同一个站台,有时来的车次挨得很紧。

“噢是的,它正是去伦敦的。”她的笑脸如明月,双眸如海水……善意,是如此美丽!

我在伦敦有一对认识二十年的夫妻,可惜他们刚从国内回来,回来后自觉隔离,也无法与我们相会,不过晚上他们会送50个口罩来,听说是跑了一天弄到的,理科生总算放下心来,有口罩了……拿到口罩时,老友问我们:“你们要不要考虑下,在这里多住些日子再回去?”我笑着摇头。把银十架胸针从大衣上取下来用小布袋装好,递给老友请他转给他妻子,我说:“她会明白。”老朋友点点头没推却。二十年前,他的妻子穿着我送她的丝绸旗袍在伦敦的寓所拍照寄给我,那是我在江苏老家买的一段丝绸给她做的,她是那么明艳美丽……我们构想过好多次的伦敦相会,没想到这次没见上。何时相见,何时离别,我们都无法把握,唯有让每次相逢留下爱的痕迹……

我写好给房东的卡片,为她的续租,也为她慷慨地愿意我们寄放行李,为她所有的好心表达感谢和感动……附上出发时带来的小礼物。

第九天

要祷告的事真多,今天要出发去巴斯,两天后回来,取上行李,住到离机场近的地方,预备乘机回家……

我们把几间房收拾得跟来时一样整齐,尤其厨房,理科生清理得好干净,他很爱这个英国的小厨房,总待在里面……

一切就绪,理科生发邮件给乔安娜说我们要走了。

乔安娜下楼来,交接我们留下的五件行李,我把卡片和礼物给她,她立刻拆开看了,我见她眼眶发红、鼻尖也红了,说:“太谢谢了,你们真是令人愉悦的客人……我太感动了,你们实在是感动了我。”乔安娜的感动深深感动了我……

我们带着乔安娜的祝福离开了伦敦,到巴斯,我们住在修道院小酒店,它很小很远,在山上,静美非常,我睡得好极了。

那天晚上帮儿子按摩时,他告诉我他的小伙伴和家族的人正在韩国旅行,因为在公车上姨爹咳嗽了几声,又说的是贵州话,就有中国人出来指证他们是武汉人,让韩国人把他们隔离起来。好不容易摆脱了纠缠,晚上去看剧又碰到了那个中国人,他找到剧院经理控告他们是武汉人,硬是把儿子的小伙伴一家赶出了剧院……

理科生的表姐一家去意大利看读书的女儿,发信息说人们看到中国人就躲……

回到房间,为海外的中国人,为所有华人祷告,迫切祷告……也为我们所得到的所有礼遇献上感恩……

第十天

这是儿子最向往的一天,他为看巨石阵祷告过天气,今天竟然是大晴天,是我们到英国之后天气最好的一天。我看他用不同角度、不同镜头拍摄着,颈椎好像不疼了。

理科生想和我自拍一个合影,被旁边的美国的母女看见,主动要求帮我们拍,等她们走了,理科生还是自拍了一张,可能他就是要这样吧。我只想静静地享受草原、羊群……阳光。

我们到后不久,有不少中国人来到,回到车站礼品店,休息区,我没能和任何中国人打上招呼,因为我遇不上他们的眼光,还不等走近,他们已经拐弯……亲爱的同胞,我们不能接触,也不能点头问候吗?难道,我们只是彼此的过客吗?我们就不能彼此问问:“你从哪里来,你们那儿都还好吗?”“你们的口罩够吗?”“你们什么时候回家?”难道,我们只相信自己健康,一定要视对方是病毒携带者吗?难道我们不是同根生、同为一的中国人吗?

不不不,不,我不要抱怨,我对自己说,我要继续微笑,等待,也许,有人一抬头就会遇上我的问候……

回到巴斯市区,我们去了本地老餐厅,热情老练的中年侍应生竟然将我们领位到餐厅最中间的那一桌,仿佛为了安慰我深深受挫的内心……菜很可口,唯一的遗憾就是鱼汤太咸了,一直没喝明白,英国人的汤为何都那么咸。

回到酒店,儿子的颈椎开始疼了,我又开始为他按摩……儿子说,吃了这么多天,每天的早餐和下午茶是风格清晰的,其他东西都没吃出主题来;又说经验证英国地铁会因维修停运、火车容易坐错、订优步难找停车点,最便利可靠的交通工具就是双腿……我为他这个时候还能幽默感恩,只是笑得胳膊无力了。

第十一天

我切切地为自己的心祷告:永不沮丧!为自己要遇到的所有中国人祷告……为自己能够永远去爱,为自己有热度地笑,祷告,向着全世界,我要微笑!

上主知道我每一天需要什么,祂把需要放在我的感动里祷告……祂是我路上的光。

修道院的早餐传统优美,今天早餐去得太晚了,我不好意思再多要吐司了,虽然还想吃一片,但不愿意再耽误服务生的时间,这时,我看到杰瑞米·艾恩斯走进来,坐在我们对面靠窗的位子上,可能他就是想避开人多的时候吧,他的形象保持得很好,只是显得很孤独,也许,这是他要的。我和理科生说,别看他,我们吃完走,让他安静吃吧……

博物馆门外的艺术家……

她唱得很美,我把她的歌声带回来了……

儿子想看巴斯浴场的博物馆,但我们的小拉箱不能进去,所以我和理科生在博物馆外等儿子。一转身就碰见一对中国母子,我们几乎同时粲然一笑,“你好……”我对她说。

“你好。”母亲好像很惊喜,儿子大概十一二岁。

“你们玩了几天了?”

“十天了,但现在英航都取消了,我们要延迟,听说多呆三天才能走。”

“哦,是听说英航的事了。”

“你们呢?你们能按时走吗?”

“我们明天回去,国泰航空目前还正常。”

“我们想去博物馆看看。”

“快去吧,前面那个门,我儿子也在里面。”

“再见!”她回了下头,好像有些不舍。

“再见!”

我们笑着告别,现在,我仍旧记得她的短发和笑着的脸……我把脸埋在理科生的怀里说:“神垂听了我的祷告,我和中国人说上话了。”眼泪几乎要流出来。

回到伦敦,去乔安娜家取行李,她正在网络上授课,她为不能与我们告别遗憾,写了邮件跟我们解释,还送了一张自制的卡片给我们。

哦,乔安娜,后来我们才知道她来自意大利。

第十二天

在祷告中充满感恩地祝福英国,从过去几个世纪他们为中国带去的祝福和牺牲……为他们的宣教士,为剑桥七杰……为接待我们,善待我们的每一个英国人献上感恩和祝福……为中国将来也要成为英国的祝福献上祈求……祷告,整理房间,喝自己煮的汤,叫车去机场,今天要回家了,这是第一次,我出国了却归心似箭。


“哎呀忘了叫辆大车,行李恐怕放不下。”理科生说。

“相信来的就是最适合我们的。”我说。

车来了,不大,司机说他的车没装过六个箱子,态度很耐烦。

我们试了试,把两个小箱子放到前面座位上,都放下了。司机的车开得很稳很快,比我们预计的早到机场,理科生加了小费给他。

我们先去退税,在门口遇见另一对中国夫妻,我毫不犹豫地问候他们,满脸都是笑,仿佛遇到熟人那样:“你们好,退税是在这里吗?”他们楞了一下,点点头,退税时,他们就在我们旁边柜台,做丈夫的主动跟我们说上次退税的失误之处,让我们留意,我们谢谢他们。我在心里不停地感恩上主。

其实我们的预备工作没做好,但柜台里有个香港阿姨过来跟我们说写错了不能乱划,也和柜台的印度裔小姐解释……她俩都耐烦得很。

自动办理登机的机器很复杂,一个老先生一筹莫展在那里捣鼓,我对儿子说:“去帮帮他。”儿子一直协助他直到拿到登机牌……老先生是来看儿子的浙江人,住了两个月,要回去了。

飞机上很多座位都是空的,乘务员都戴着口罩,跟我们来时不一样了。我的左边隔着两个空位子是一个年轻的男生,跟儿子差不多大,他一直没戴口罩。快下飞机时,我问理科生多要了一个口罩,送给那个男孩,他说:“我是韩国人,要去韩国。”我说:“你在机场就需要戴口罩了。”他接过去了,下飞机后我看到他戴上了口罩,松了口气。

取了行李,我们订的车到了,直接回家,今天是爸爸生日。


本文所用图片均为maia's原创,

如需转载或使用请联系我们,取得授权后方可转载或使用


联系我们     常见问答     法律声明     用户协议
@maias.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 备案号:粤ICP备09095820号-1
Sally
Rut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