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玛亚时尚 注册 / 登录 购物车(0)
公司简介 公司动态 商城 形象设计 生活慧 设计师搭配 黑玛亚花园 美丽见证 图书馆 博物馆
 
首页 > 玛亚手记 > 玛亚手记|那一场斑斓的细雪…… 2019-11-21
作者:黑玛亚 来源:maia's
玛亚手记|那一场斑斓的细雪……


不知何时开始,我偏爱好结局的电影,一个不了了之、无疾而终的结尾,不管多么高深,都不如一个温暖的结尾让我快慰,尤其,还带着出人意外的精致喜悦……《绿皮书》的结尾便是如此。

离家八周的托尼,坐在热火朝天的圣诞家宴里若有所思,也若有所失,突然敲门声响起,出现的却是观众没在意的一个伏笔,精致的意外……直到托尼伺候了两个月的钢琴家唐站在门外,拿着一瓶酒、身穿粗花呢的外套,轻巧的颠覆。

在着装上每一刻都刻意考究的唐,整个故事里的穿着都是光鲜精良毫不出错的,当然,是穿得高高在上的。在影片末尾,那件温暖的粗花呢使他的风格骤变,从高冷到温情……

回到冰冷孤独的家中,唐看着那个像国王宝座一样辉煌的椅子,仿佛明白即使他在家里能活得像国王,他的国度却空无一人……于是,唐摒弃了所有的工致风雅,就是那些帮助他人超越他肤色的一切,选择了粗花呢,选择了真实与人亲近的勇气,敲响了托尼的家门。出现在托尼家门口的唐,正如粗花呢,质地纯良、纹理清晰,至关重要的是它的浑然天成,让人能触摸到他的真质。

无论是杂色方格还是雪花儿点,粗花呢都是绅士衣橱里最有质感和色彩的,这份来自冬日的格调之所以会渐渐流淌到英伦之外、流淌到女人的情怀衣橱里,都因它的标志性特质——真切的暖意。尽管精纺羊毛的等级越来越高,粗花呢的格调从未、也不会退出时尚。每当人们要塑造温情的绅士、复古的冬日淑女时,就少不了粗花呢、少不了方格、雪花点……它们不是苏格兰的专属,只是苏格兰的水土风情为人类领受并纺制出了人心所爱的温存质感,纵观时尚史,那些被世代认同、经时间淘涤的经典之物莫不如此。

姑娘们在办公室试穿玛亚老师21岁时的那件人字纹雪花呢大衣,不亦乐乎……

我不会忘记,为了让姑娘们认识来自粗花呢的雪花点,找出了21岁时的那件粗花呢大衣,在办公室看她们将熨烫好的大衣轮番试穿,欢声笑语各显其美……找到这件大衣我只花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,自己都诧异为何能将它被收藏何处记得那么清楚,几十年的风雨迁徙。

小时候,妈妈总是定期请裁缝来家里做衣服,面料是父母日常积累的。绸布庄、百货公司的面料柜,就是我们当年的mall,没事时逛逛,看到心仪的面料就买下存起来,未成衣的面料就像一座梦幻的矿山,激发我无穷的想象……今天的mall无法让我拥有十指摩挲的记忆,跟着父母学习拉绷拽捏各样布匹的经纬,从没头没脑的兴奋到逐渐领悟,读大学开始就自己买面料了,印象中买回家的面料没有被妈妈否决过,我的零花钱都给了书籍和面料。21岁那年我给自己选了一段人字纹的雪花呢羊毛料,在百货公司的面料柜看到,一见钟情。那时的百货公司面料柜台很宽很扎实,厚厚的玻璃镶在刨得很光滑的棕色实木柜体上,柜台的转角都是圆角,不是今天这样的不锈钢架加玻璃的冰冷尖锐。那时卖面料的阿姨都那么老练权威,让人不容置疑,“做什么用的?大衣?你穿?不用那么多,两米二够了。”我没有坚持自己要的两米五,后悔自己软弱了,所以大衣不像我希望的那么长、阔……那时我们家请的裁缝姓赵,是手艺很有口碑的,但挺难请,介绍人曾说她比较傲,但她似乎很喜欢来我们家,我见过她的笑容。我记得那是最后一次请赵姨来家里做衣服了,她对母亲说自己已经不出来接活了,眼神不够,很吃力,但是因为是母亲,她还是要来,说想见见母亲。母亲总是能让接触到她的人获益良多,我曾从她那里听到赵姨的身世,晚婚,体弱,不孕,收养了一个老家的孩子,女孩叫婷婷,不太听话。“欧阳老师你说这怎么办?”赵姨跟母亲说话,每一段话差不多都以这句话结尾,妈妈劝她说其实婷婷只是倔强了点,不是不听话,劝赵姨不要急,倔也有好处,不会懦弱,好好引导还能成大事……“不急,先喝杯茶再做。”“不要急,不要急就好了……”母亲劝慰赵姨的话,说得最多的就是不要急。赵姨很瘦,肩膀很平,喜欢穿连袖棉袄,母亲说她的袖子裁得很到位,也说她心地好,本分勤快,是很好的女人……赵姨说话的时候,平平的肩膀会一直往上送,耸得很高,母亲的劝慰总是使她的肩膀松缓下来,不再耸起。那时请到家里的裁缝是按天数算酬劳,不是按件数,每当天色向晚时,妈妈就催赵姨快回家,赵姨总是拖延着说:“没事,我做完这一点再走。”我觉得我倒是希望她慢点走,我急着穿新衣服。那次,赵姨的活儿做得挺久,周日时还带婷婷来过一次我们家,我明白,她是想让母亲见见婷婷,母亲邀请过她:“你带婷婷来玩一下。”婷婷长得很好,眼睛又圆又大,不怎么说话,拿书给她看她就一直看,吃饭也吃得好,不像赵姨吃得那么客气,妈妈喜欢婷婷这点,那天母亲让我送几本书给婷婷带回家,我忘了送了些什么书。事后听到母亲对赵姨说:“不要紧,她带得亲的,你看她跟我们都能一下就熟了,她信任你选择的朋友,说明她信任你,你不要急……”她知道赵姨说婷婷不听话、倔,其实是赵姨觉得她们母女不够亲热,赵姨是内向的人,大概不习惯主动,但她很愿意主动跟母亲说话,因为母亲把她当朋友,母亲很懂赵姨的心,真的是赵姨的好朋友。每每想到母亲跟人说话的情境,我的心里都会感到温热、清澈……

22岁离家去外省工作,后来再没有见过赵姨,不知道她在哪里终老,不知道婷婷长大后跟她怎么样了,愿母亲的预测都一一实现了,愿她和赵姨很亲,也做了一番好事业……赵姨给我做的人字纹雪花呢大衣都是按我的意思做的,我记得她给我做衣服常犹犹豫豫,很疑惑地询问我:“要这么大吗?”她说没见过哪个姑娘穿那么宽松的大衣,我看了看母亲,母亲说:“你自己定。”我说:“要。”那时的我,爱的就是飘逸,总想着飘到陌生的远方去……那时的我,还喜欢在细雨中不撑伞,在漫天雪花里走得很慢,当年的我渴望天天都是风花雪夜……当年还有一件宽大的红色雪花点大V领羊毛衣,穿着在大学文学社冷冷地发表着主编言论,写结尾孤傲的爱情小说……那件大衣,我总是敞开来穿,刻意穿出不畏严寒的样子……人字纹的雪花呢大衣,就那么宽容地包裹着我无数的年少懵懂。

 

21岁的玛亚自己设计的大衣

人字纹雪花呢大衣细节

当姑娘们细细看着大衣时,吕底亚发现大衣唯一的明扣竟然是一粒包扣,用大衣面料做包扣,当年的我,真是集所爱于一衣啊;母亲又是何等宽厚地待我,容我发挥创意……21岁的雪花呢,就像一场斑斓的细雪,一直飘洒在我的生命中,不曾融化,不会消解,只要轻轻闭上双眼,一抬头,就落了一脸。

maia's出品的粗花呢面料服饰



本文所用电影剧照来源于网络,

如侵害了您的权益,我们将即刻删除

其余图片图片均为maia's原创,

如需转载或使用请联系我们,取得授权后方可转载或使用




联系我们     常见问答     法律声明     用户协议
@maias.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 备案号:粤ICP备09095820号-1
Sally
Rut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