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玛亚时尚 注册 / 登录 购物车(0)
公司简介 公司动态 商城 形象设计 生活慧 设计师搭配 黑玛亚花园 美丽见证 图书馆 博物馆
 
首页 > 玛亚手记 > 明天我们穿裙子好吗 2016-06-01
作者:黑玛亚 来源:maia's
明天我们穿裙子好吗

六月一日,是孩子夏天的第一日,在我的童年里是这样的,六月是夏季到来的铁定信号,也是终于可以穿裙子的季节。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,即使天气已经热了,也不敢在六月到来前穿裙子,即使六月到来,也要观望一阵子,看看有人穿了,才迫不得已似的把裙子穿到学校来。

“明天我们穿裙子好吗?”

记得有一年我跟小雪和芸在六月里的约定,是谁约谁?忘了。我们三个总是做一些坚固友情的事,比如,我们每天都一起买冰棍吃,今天我买三根请小雪和芸吃,明天小雪买三根请我和芸吃,后天芸买三根请我和小雪吃……我们从来不用担心当天买冰棍的值日生是谁,芸的记性是特别精准的,她是班上的学习委员,尤其擅长算术,现在回想起来,我们三个竟然从来没有吵过嘴、没有生过气,这实在是难能可贵,肯定得感谢芸对许多事情次序的维持,除了“明天我们穿裙子好吗”这件事。小雪在“六一”早上就穿了裙子来,我在“六一”这天的下午才换上了裙子,芸等到第二天才穿裙子来。

小雪没问我俩为何没一早就穿裙子来,我也没问芸为何下午还不穿裙子来。但是,我隐约记得当天早晨我内心的彷徨,穿裙子吧,万一她俩没穿呢?不穿吧,万一她俩穿了呢?这样看来,相约穿裙子的应该是我和小雪了,学习委员在这些事上理当落后。小雪用体育课穿的橡胶底白球鞋搭裙子,没有凉鞋,挺法式的,巴黎许多年轻女生现在就这么穿。小雪的裙子都是她姐姐穿旧了的,上面配着洗得很薄了的的确凉白短袖,也是她姐姐的,她的红领巾总是不能规规矩矩呆在衣领下面,不知为何总是跑出来贴着脖子……但是小雪快乐地做第一个穿裙子的人,她的快乐使我后悔没有一大早就穿裙子去学校。

我没有姐姐,每年夏天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新裙子和新凉鞋,因为我长得快。我的内心其实很渴望穿裙子。那一天的下午,我仍旧记得自己穿着豆糕绿的的确凉短裙,前后各有三个很大的内工字褶,是妈妈设计的,她说这样不会让面料堆积在一起,更凉快。上面是印着雪花图案的奶油黄棉纱短袖,来自江苏老家的布料店,奶奶带我去时我自己挑的,在暖色的夏季面料上印着冬日的雪花,多么的奇异啊!我从小就自己挑选面料,家里每个人都会尊重我的选择,这也很奇异,母亲和奶奶在的时候我竟然都没想过问问为什么,我以为这是每个人天生的权利。

小学毕业之后,我和芸到了同一间中学的同一个班级,小雪去了另一间中学。没有了小雪,我和芸再也没一起吃冰棍了。我和小雪倒是还有联系,偶尔还会遇见小雪的父亲,他总是热忱洋溢地要我多帮助小雪……我还在念大学的时候,小雪已经结婚了,跟一个部队的军官,但是出了点问题,我已忘了其中的细节,大概跟军官的妈妈有关,小雪就住回她父亲家了,她父亲又要我帮助她,这回我就真的帮助了她,以她的名义写了一封情书给她丈夫,她读完我为她写的信,说:“他要是还不理我,就是个畜生。”这句话我一直记得,那次,他们的确和好了,但是最后还是离婚了……再后来,我们失去了联系。

今年春天,小雪找到了我,她生活在遥远的北方,正如她的名字那么冷而美的地方,她说:“我一定要在死之前找到你……”我们在电话里聊了很久,她说话仍旧是往昔的风格,每当她说话,我就会想起我们在“六一”那天的约定以及我穿的那件奶油黄的棉纱短袖,那件衣服就像小雪,图案冰凉,却柔软、温暖。

玛亚为了纪念与小雪的相约,在“六一”这天身穿2013年设计的连身裙“小玛亚”。

联系我们     常见问答     法律声明     用户协议
@maias.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 备案号:粤ICP备09095820号-1
Sally
Rut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