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玛亚时尚 注册 / 登录 购物车(0)
公司简介 公司动态 商城 形象设计 生活慧 设计师搭配 黑玛亚花园 美丽见证 图书馆 博物馆
 
首页 > 玛亚手记 > 喝一杯五十年前的下午茶 2019-02-02
作者:黑玛亚 来源:maia's
喝一杯五十年前的下午茶

春节前的最后一个例会,改到下午两点半。一切照旧,虽然人比平时少了四位,议题、气氛都一如往昔。

“今天我们喝野生红茶,”我说,并告诉姑娘们红茶是我的小学同学美玲寄来的。

“哇!”、“耶!”……

姑娘们的反应总是这么欢欣鼓舞。有反应,来自她们的纯真和感恩习惯,无论什么先感恩欢喜……她们的心,没一颗是冷的。

“今天我们吃野生泡芙。”在厨房里磨蹭了好一会儿的Samuel端着一盘咖啡味的泡芙放到桌上故作平淡地说。

于是,这个下午的关键词诞生了——“野生”。

“野生香蕉”、“野生橘子”、“野生饼干条”、“野生姜饼”,什么都变成野生的了,办公室充满了野生野长的气息。

准备开会了,Faye甜甜地问我:“用这一套泡野生红茶可以吗?”她拿着一个黑纸盒,里面放着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一套国产茶具,昨天下午大扫除劫后余生的古董。

镜头回放到先一天的傍晚——

离下班时间还有二十分钟,亚比该说大家必须起身去厨房整理冰箱橱柜了,年前大扫除……她在那一日至少三次发出无效果的号召,在每一次带来的无形气压里,大家发出一些不置可否的声音……我硬着心肠装没听见,心里实在一次比一次“紧张”……我们都是塞满冰箱橱柜的有功之臣,想到要面临“审判”,都惶恐了。

厨房突然温馨不再,成了激烈的战壕,储物柜一打开的瞬间,人群立即阵线分明。

奋斗在大扫除第一线的是视觉部的,他们继续发扬无默契合作精神,打开每个橱柜门,Ann主“留,”Samuel主“扔”,不过扔的都是别人带来的,包括我的……玉婷也冲到了第一线,主张“扔,扔,扔,扔了”,听说她母亲把她父亲的手表都扔了,原因就是“没看见他戴过。”她真是得母亲真传……厨房里的空地上迅速出现了两个垃圾袋。

战斗在第二线的是Faye、Sue、吕底亚和亚比该,她们自称中立派,看情况扔,看情况留。跟自己无关的、不需要的都会使中立派变成“扔”派。一块九成新的砧板,是亚比该说要扔的,那是做三明治和感恩卷岁月的必备物,我正要制止,吕底亚说:“给我给我,家里正要换个砧板。”我总算得了点安慰,不说话了,心里暗自盘算着:等什么时候又要切面包了,我再来教育你们!

亚比该把冰箱一百八十度打开,“哎呀这个、哎呀这个,不要了不要了……”她把一个塑料袋递给Faye,里面有些褐色的东西。

中立派就是这样:声音很大,但要扔的东西都先递给别人去做最后决定。

Faye打开塑料袋,说:“是萝卜干啊,我要,给我。”里面还有一块洗干净的生姜。她是公司最爱吃萝卜的,如果在外吃饭,但凡有萝卜,大家会诚恳地请示她:“请问我可以吃你的萝卜吗?”Faye心满意足地收起了她的萝卜干,准备带回家给自己开小灶。Sue也找到了她的所需,一个卡其色的无纺布大购物袋,由于“扔”派气势汹汹,她用左胳膊挽着那个无纺布袋直到下班,洗杯子时也没让袋子离开她。当然,亚比该也默然无语地把半瓶腐乳放到了安全地带……那是她要留的。

彼时,第一线的Ann勇敢地对抗着“扔”派同事,主要针对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,“这个啊我要的,这个可以装茶叶,这个我可以带回去做酵素……”她把扔到垃圾袋里的东西又捡回来收拾。“我给你买个水桶做酵素吧,你就别留这些瓶子了。”Samuel说。“我不要水桶。”Ann不仅不领Samuel的情,还主动进攻:“你能不能把你的茶杯带一些回去?你的杯子太多了。”,“我的每个杯子都有不同的用处的,你看,这个是专门喝白开水的。”……

在扔与留进行到白热化阶段时,Jane卷起袖子欢欢喜喜地抵达现场,她很兴奋地站在外围,说:“扔了扔了,可以扔了。”站在她背后的我可以证明直到大扫除结束,她啥也没做,她只是来精神喊话的——“扔了!”好像她永远不需要再吃什么了似的,扔东西让她好开心啊,现在我总算明白发生在她身上的一些事了……她加完班打的士回到家,才想起接她下班的先生还在楼下车里等着她……当然她也说了另外一句让我记忆深刻的话:“快快快,把霉菌绑起来!”指着一盒过期的坚果……玉婷坚决地说:“以后坚果都别带来了!”不过,当她们发现橱柜里竟然还有一包过期的牛肉干时,都痛心疾首地和Faye商量说:“其实,放进微波炉烤一下就好了……”,当然,最终还是决定放弃,Faye非常郑重地对我说:“您带了什么来一定要记得跟我说下……”我很委屈地说:“我拿来就放在厨房台面上的,后来不见了还以为你们吃了,不知谁收到柜子里了。”

“这个,还要不要?”Samuel打开一个黑盒子,问。里面就是这套传家宝茶具,我惊愕地说:“这个你都敢扔啊!”我立刻决定:“Ann,今天开始你来当收纳部的主管!什么东西要扔之前都得问Ann,大家听到没有。”“啊——不要啊!玛亚老师!”Ann镇定地、得胜地笑着欣然受命。我指着茶具借题发挥,“你们不是离开十年,只是离开十天,什么都扔了,还过日子吗?都要学学Ann这样会过日子。”接下来我在抱怨声里抢救出两颗咖啡色牛油果,它们被切开后很争气地闪着鲜绿色光泽,并且被Faye心服口服地和最后一根香蕉一起打了果汁和我分着喝了……这时,我发现一个似曾相识的灰色瓶盖,我狐疑地问“这不是跟我的果汁机一套的吗?”Faye心虚地解释:“是的,但是您从来不用,您从不把果汁带出去喝的,所以不需要盖子。”我把它从垃圾袋里拣出来说:“可是,它们是一套的,应该待在一起,而且它还是新的。”

显然,全公司只有Ann和我是“留”派,我不将重任交给她,还能托付谁呢?

看着地上四个满满的垃圾袋,我觉得战斗接近尾声了,有Ann在就放心地去洗手间了……等我回到厨房,发现这么一会儿已发生了政变,亚比该(公司HR)笑嘻嘻地说:“玛亚老师,我已经把厨房以后整理的事分配完了,我是委员长。”我还没反应过来,Ann坚定地对她说:“我才是正的!”所以,“扔”派与“中立派”的革命彻底失败了。忠勇的Ann,孤独而又成功地捍卫了她的职分和所有的瓶瓶罐罐,This is my girl.

镜头回到春节前最后一个例会的会议桌上——大家小心翼翼地把大扫除中挖掘出来的古董茶杯放到自己面前,说一定要用古董茶杯喝野生红茶……杯子不够数,亚比该舍己地对玉婷说:“给你用,我以前用过。”Fiona对Faye说:“我俩共用一个吧。”吕底亚乖乖地说:“这套茶具还是我从版房带回来的……”我立刻表扬了她,说实话我都忘了从前放到哪里去了,它们是爸爸到深圳来和我同住时带来的两套老茶具之一,以前我很少用。吕底亚和Sue给它拍了照立刻搜出了它的年份和价值,让我吃惊地发现网络的服务项目如此之多……小小的茶杯带来的每一次举杯品茗,越来越浓地改变了气氛,空气里弥漫着时光的氤氲,好像大家都变成了“留”派,享受着抢救下来的茶具,听说她们午餐吃的也是劫后余生的辛拉面……

所有的议题都结束了……小小的茶杯里不断地添上怎么泡都不涩的红茶,玉婷说:“唉,要是有一束夕阳落在我们桌上,就更完美了……”嗯,像文化部的姑娘……这个下午,我们开了一个超时的例会,我们都品尝到了永远不能丢弃的那一切组合而成的滋味。

扫描二维码,关注“黑玛亚时尚”微信公众号

联系我们     常见问答     法律声明     用户协议
@maias.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 备案号:粤ICP备09095820号-1
Sally
Rut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