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玛亚时尚 注册 / 登录 购物车(0)
公司简介 公司动态 商城 形象设计 生活慧 设计师搭配 黑玛亚花园 美丽见证 图书馆 博物馆
 
首页 > 玛亚手记 > 被缝合的惊涛骇浪 2017-08-24
作者:黑玛亚 来源:maia's
被缝合的惊涛骇浪


幼小之时,我有两个让父亲头痛的爱好,一是把好好的稿子裁成各种规格的货币,跟小朋友过家家时用来“买菜”,由于我总是扮演妈妈的角色,所以货币必须由我出品;我们不用买米,爸爸授课的白色粉笔经我们磨碎就代表米。第二个爱好是我喜欢把布头剪成碎布头,做很小的衣服、裤子、裙子以及钱包……父亲在我印象中是不生病的,但是每当我处在这两个爱好中,他就像要生病一样皱皱眉头,因为本来有点用的变成完全没用的了,然而,父亲欲言又止,最终什么也没说,我觉得是出于母亲的默许,父亲从不与她意见相悖。记忆中母亲从未因此不快,看来这是她允许或者是她教的,我很清楚地记得她为我的布娃娃织了一件羊毛背心,而且她陪我玩时能用手帕为洋娃娃做造型,当我跟小朋友一起重复那些造型时,却弄不出来了。


再大一点,我开始不让父亲皱眉头了,他的扣子掉了,袜子破了,我会抢着说:“妈妈妈妈让我来……”父亲十分骄傲地说:“我女儿缝得真好呀。”


小学四年级那年夏天,奶奶从老家来跟我们短住,有天狐疑地看着我,不知哪里有点怪,直到叠洗好的衣服时才发现,我把自己的短袖衬衣都缝出了腰间褶,前面两道、后面两道,择线选色得当、针脚细密、线路笔直。一个没有发育的孩子,穿着掐腰的衣服,能不怪吗。盼望做女人的我,一定觉得很难熬,所以我从来不想时光倒流……生命,就是勇往直前。


终于开始发育了,总是在长高,裤子穿一穿就短了,母亲就会帮我把裤脚边放下来,接一块尽量同色的布,拼在裤脚里面,用针把拼上去的裤脚边细细地缝在裤脚上,每次她都能准确地挑出一根纤维,让针线顺利地穿过去……我屏住呼吸看着,心动手痒。盼望着自己再长高时,自己缝裤脚边……是的,我很快就负责缝自己的裤脚边了,我模仿母亲的技巧,却发现不是那么容易,母亲缝过的裤脚边从裤腿上丝毫看不出针脚,而我总还是会露几针出来……不过,那丝毫不影响我拿起针线的热忱,我知道,总有一天我会像我的妈妈。


读大学时,我已经自己做衣服了,当然,那时是用母亲的缝纫机。母亲去世后,父亲把缝纫机卖给收废品的了,对我简直是晴天霹雳:“爸爸呀,那是妈妈的、我的、蝴蝶牌的,你怎么能卖了呢?”我语无伦次地惨叫,爸爸大无畏地说:“我看你们都不用了啊。”唉,唉,唉。


男人,永远不能完全懂得女人之间的事,哪怕这个男人是我伟大的父亲,唉……


父亲大概忘了,妈妈曾经吩咐他去买各种颜色的线,各种粗细、长短的针,还有一套张小泉的剪刀,收在一个漂亮的饼干铁盒里,作为我的针线盒,成为我嫁妆中最素朴却最令我动容的一部分……我的母亲啊,我今日的衣裳,有多少你指尖的针脚、你生命的意蕴……


我从小迷恋那些缝缝补补的事,今时今日,当我拿起一块碎布头,依然能回到那个时候的心情,激动而又沉静,沉浸在此种矛盾的情境里;就像一个隔窗观海的女人,惊涛骇浪拍岸,这个女人却因听不到、触不到,岿然不动。


在很忙的时候,就是想缝上几针,那时感觉几乎是一种奢侈,边缝边想:等忙过了,能一口气缝完是多么享受啊……


在入睡前缝几针,白日里的杂务、心头的思虑,突然就截止了,手中的针脚,带来尘埃落定般的宁静。有时,困得眼皮都抬不起来了,手中的针线却还生龙活虎;专注,总是带来某种超然事外的安宁。


任何一个针线活,都不是事先想好的,我喜欢因材制宜,选到手里的布头是什么样子,决定我会做一个什么东西出来,并且,平时收集的扣子、橡皮筋、毛线、丝带,都会派上用头,所以每样东西都很难重复。



曾经在台北买了两块瑞士的玫瑰香皂,喜欢它们淡雅却持久的香气,更喜欢包装它们的碎花布,香皂用完后,拿着碎花布琢磨了良久,慢慢地,边想就边做了一个三个格子的首饰袋,旅行时带三条精致的项链刚好……三个扣子是很久以前衣服上的饰物,剪下来留了好久,有时看到人们说的什么“断舍离”,我就感到自己完全舍不掉这些针头线脑的东西,虽然它们占用了三个小抽屉……


先生今年突然爱上了眼罩,有根松紧带从他眼罩上的一端脱了线,我看看其实还很结实,就干脆把它剪下来,让他用新的眼罩,飞机上发的眼罩他带回来好几个。那根松紧带就成为戒指袋的灵感,因为我一直在想那一根长长窄窄的碎布头要用来做什么……刚好有一颗黑色包扣与之搭配。


长长窄窄的碎布头是“春霖花园的余料


生活在三个男人的世界里,每当我缝好一个小针线活,就很希望妈妈

还在……有时,拿给儿子看,他看了A面,都不懂翻过来看看B面、打开来看看里面,只是外交辞令地说:“不错。”那一针一线里的惊涛骇浪,变成了温泉里的一个水泡。当然,我也会拿给父亲看,跟他解释怎么用,他看了看说:“嗯,有意思,不错。”其实我很想听他说点别的,我希望他能想到什么妈妈的故事……最后,慈爱怜悯的上帝让先生对我说造就的话:“唉,你真是心灵手巧呀……咦,这不是我眼罩上的么,难怪你要我换个新的,我好不容易把它扯松了些……”后面那些话,一定不是上帝让他说的,我敢肯定。


联系我们     常见问答     法律声明     用户协议
@maias.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 备案号:粤ICP备09095820号-1
Sally
Ruth